【导读】 2018年,国内偶像元年的到来,也向众人展现了国内粉丝购买力的疯狂,去年,《创造101》和《偶像练习生》两档节目的粉丝集资数额仅在Owhat平台便均超过了千万。

流量时代,数据为王。

为了向资本市场证明自家爱豆的号召力,粉丝们刷量、打榜乐此不疲,花钱自然也不在话下。如今,花钱似乎已经成为了衡量粉丝是否为“真爱粉”的标准之一,毕竟“白嫖党”在饭圈内可是处于鄙视链底端的存在。

粉圈文化和粉丝经济兴起后,市场也滋生了不少乱象,比如为粉丝提供违法刷量服务的星援APP就于6月10日被查封。虽然目前其它饭圈APP并未被爆出违规现象,但不少平台缺乏严格管控的集资项目仍存在隐患。

不过,集资的风险多在于发起人,而并非集资平台,毕竟如今市面上有集资功能的平台都并非以集资抽成盈利。如今,像Owhat、超级星饭团、爱豆、一直娱等饭圈APP的盈利模式各不相同,包含社区电商、会员收入、广告营销等多种模式,不过综合来看,社区电商未来的想象前景更为广阔。

星援APP剑走偏锋

饭圈集资项目也存隐患

6月10日,#星援APP被端#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,其中,主犯蔡某某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已经被丰台检察院批捕。据悉,该APP利用粉丝给爱豆刷流量的需求,疯狂牟利,半年内吸金800余万元,蔡徐坤此前惊动央视的1亿转发量背后的推手,正是该APP。

艾漫数据显示,娱乐圈无效声量在2017年时早已达到了61%,在2018年更是飙升到了64%,其中蔡徐坤被爆料2018年无效声量高达73%,2019年开始,蔡徐坤无效声量持续走高,今年5月份已经上升到了75%。近几年“唯流量论”流行下,淘宝刷量店铺层出,店铺不乏明星客户,如今,连星援这种饭圈APP都开始借此牟利。

星援APP于2018年7月上线,据财经网报道,用户可以通过星援APP登录新浪微博,在APP充钱开通会员后,自己的微博账号便可以绑定多个小号,绑定数量在几十个到几千个不等。绑定后大小号可以同步转发,达到转发数量翻倍的效果,由于微博会查封不断刷量的小号,粉丝只能通过不断充值,再绑定小号。据悉,有粉丝为了完成粉丝组长发布的转发任务,每月在该APP的花费达到了千元。

粉丝花钱为爱豆冲门面已经司空见惯了,前有TFBOYS粉丝比拼生日应援,应援阵势遍布“海陆空”甚至外天空,震惊一众吃瓜群众。近几年,当影视圈、时尚圈、品牌方等也开始将流量视为选择明星的重要标准后,粉丝们也开始用数据、销量、榜单排名等来为爱豆撑场,自然不会吝惜金钱投入,这也给了星援APP可乘之机。

除星援外,如今不少饭圈APP也存在着潜在隐患,如集资安全问题已经被不少业内人士多次提及。近一两年饭圈集资频繁爆雷,去年《创造101》收官时,就传出4000万集资不明去向的消息,甚至有人爆料粉头卷钱跑路喜提海景房。今年《青春有你》尚在播出时,选手胡文煊也被爆出数据站卷走粉丝集资的钱跑路的消息。

从Owhat、摩点等饭圈APP可以发现,集资的发起方多是明星的官方后援会、百度贴吧、数据站等大站,但这都是粉丝自发组织的群体,缺乏严格的审核和管理机制,风险性自然不言而喻。有粉丝就曾表示:“这种事就是凭良心,参与集资就只能信任,粉头要真想从中赚钱牟利,也无可奈何。”

Owhat在平台的每个集资项目中都明确表示:“Owhat不收取任何服务费,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务,未成年人需在征得监护人同意的前提下使用平台服务。”摩点APP也有类似声明。如今,摩点、微打赏等APP上的集资发起人都已经通过了实名认证,微打赏也提供了芝麻信用授权通道,但并未强制发起人授权。不过,Owhat众筹页面并未显示实名认证。

饭圈APP盈利模式多样

掘金粉丝经济

据统计,如今以服务饭圈粉丝为主要业务的APP数量已经超过了30个,其中Owhat、超级星饭团等APP的影响力较高。

这些饭圈APP功能不乏相似之处,如大多是为粉丝提供爱豆行程、活动、资讯、动态等,此外还涉及卖票服务、提供独家专访、出售周边产品,为粉丝提供站内应援资源以及应援方案定制等。除了为粉丝提供一站式追星服务外,这些平台大多还会利用见面会门票、生日会门票抽奖福利等来吸引粉丝。

如今,市面上的饭圈APP盈利模式各不相同。Owhat主要通过商品销售盈利,Owhat官方发布的商品中,不仅包含了WINNER、沙漠五子等组合的写真集,还有乐华七子的音乐专辑以及专辑签售会门票等,其中不少都为独家发售。如Owhat独家发售的沙漠五子D5首本写真《起风了》定价155元,目前已经售出7283件,限售金额高达百万,平台抽成利润很是可观。

皇冠赌球app_皇冠体彩app (http://www.taobao8848.com/a/backstage/room/5396.html):深扒30家饭圈APP掘金内幕:月均流水数百万,集资存隐患